主页 > 电力电缆 > 土豪才能遇到的酒店怪事(图)
土豪才能遇到的酒店怪事(图)

  对于整个赛季都要飞来飞去、到处比赛的NBA球员来说,篮球之外,他们接触最多的两个物件就是飞机和酒店了。2012年的总决赛,热队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迫于总决赛的赛制,他们无法像火箭那样来回奔波,只能硬着头皮住进这家酒店。

  对于整个赛季都要飞来飞去、到处比赛的NBA球员来说,篮球之外,他们接触最多的两个物件就是飞机和酒店了。自从NBA开始财大气粗、每个球队都有了包机之后,飞机上的种种委屈便远离了NBA的球员们,如果摊上库班这样财大气粗的老板,整一架超豪华的球队专机,飞行甚至可以说是一次“难得的享受”。但酒店可就不一样了,虽说NBA的球员出入的也都是五星级的酒店,但漫长的客场征战中,难免遇到几个不靠谱的酒店,让好好睡一觉成为了一种奢侈。前几天,马刺众将就在加州住进了一个“闹鬼”的酒店——克莱尔蒙特酒店,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石佛”邓肯都被吓得不轻。而这只不过是NBA众多不靠谱酒店事件中的一个插曲而已。

  上周,马刺客场挑战勇士,球队莫名其妙地住进了当地的一家著名的“鬼屋”之中——位于加州伯克利市的克莱尔蒙特酒店。自从一位6岁的小女孩在这家酒店里意外身亡之后,这家酒店就不断传出和小孩有关的鬼故事。据住过这间酒店的客人回忆,住在这家酒店里经常能听到隔壁无人的房间里会发出声响,或者是电视机、抽屉突然间自己打开等等。马刺这一次就遇到了类似的事情。

  “我上楼的时候就听见走廊里有响动,就是人们在房间里所发出的声音,我当时想,应该是有人在屋子里,或者是在看电视什么的,也就没太在意。当我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突然发现门怎么也打不开,而且我听到我的房间里有声音,是一个小孩的声音。我当时就慌了,只好下楼求助工作人员,告诉他们我房间里有人。”“菜鸟”艾尔斯是马刺阵中最大的“受害者”,事后说起此事还心有余悸,“我回到楼下,他们给我的房间打了一个电话,但根本没人接。于是,他们给我换了一把钥匙,然后让保安跟我一块上去,以确认我房间到底有没有人。但后来他们改主意了,说要为我换个房间。这实在是太吓人了,我确定听到房间里有孩子的声音,但里面就是没人。这简直让人发疯。”

  邓肯就住在艾尔斯的隔壁,但他当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艾尔斯房间里的异动,直到第二天人们谈论起此事时他才恍然大悟,“我也听到他房间里有个小孩儿,但当时我没觉得有什么诡异的,我还以为里面确实有个小孩呢,酒店只是给他分错了房间。但是第二天当我听说打电话里面没人接时,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绝对同意他的说法,那里绝对有个小孩。我听说过这个地方的历史,我真的希望以后别住这儿了。”

  如果说马刺在“加州旅馆”中遇到的灵异事件只是一次“偶遇”的话,那么,雷霆安排客队住进全美国最著名的“鬼屋”斯科文·希尔顿酒店可就有点有意为之的味道了。这家灵异事件从未间断过的酒店曾经让到访的魔术、马刺、火箭众将不得安生,连雷霆2012年的总决赛对手热队都差点中招。甚至有人认为,雷霆主场战绩如此彪悍,除了球队实力出色之外,这家“鬼店”也功不可没。

  这家酒店的“闹鬼历史”要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酒店老板和自己的女仆发生关系,并生下了一个孩子。出于自己名誉的考虑,老板将女仆关在了酒店10楼的一个房间中,后来,感觉被抛弃的女仆抱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孩子跳楼自杀。从此,这家酒店的10楼就成为了“闲人免进”的鬼楼,住在这里的人总能在半夜听到莫名其妙的声音,一夜不得安生。地处偏僻的俄城无法和洛杉矶或是纽约相比,到处都是超五星级酒店,NBA球队基本上只能选择入住这家酒店,于是,发生在这里的“鬼故事”层出不穷。

  尼克斯的中锋库里就曾在这里被吓得不轻,因为他是全队唯一一个住在10楼的人,结果,他连续几天就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因为他总觉得那个怀抱着婴儿的女人就在房间的某个角落。身高超过2米1的他最后只能躲进内特·罗宾逊的房间里寻找安全感。尼克斯也因此输掉了比赛。魔术的新秀哈克利斯也被吓得半死,大半夜的居然给自己的妈妈打电话,寻求安慰。前文遭遇过闹鬼事件的马刺也曾经是受害者之一。2010年,当时还在阵中效力的乔治·希尔就坚称,自己“整晚都没有睡好”,因为听见的“都是那种离奇的声音”。而去年季后赛首轮,火箭迫于“鬼屋”的威名,甚至在打完第一个客场比赛之后,宁可选择折回休斯敦休息备战也不愿意住在俄城。

  2012年的总决赛,热队也遇到了同样的麻烦,迫于总决赛的赛制,他们无法像火箭那样来回奔波,只能硬着头皮住进这家酒店。但热队的球员明确要求,绝不入住10楼的房间,而且晚上还要一直开着灯。哈斯勒姆就曾说道:“如果那是它的地盘的话,那就让给它吧,反正房间多的是,我可不想住在死过人的房间里,绝不!”

  除了听起来毛骨悚然的闹鬼事件外,球员们在客场最容易遭遇的麻烦就是“吃坏肚子”了。而这其中,居然又有马刺的身影。

  那是2003年的5月29日,马刺和小牛的西部决赛第六场,球队的主力控卫托尼·帕克打了13分钟便匆匆离场。原来,在头天晚上,帕克在达拉斯下榻的酒店晚餐后,一时贪嘴便多要了一块奶油蛋糕,没想到,比赛日早上便腹痛难忍,多次上厕所,上吐下泻。导致比赛前也没有参加投篮训练。赛后,马刺方面说帕克是吃坏了东西,而帕克自己事后给出的解释是:“我想那块蛋糕应该是变质了。”

  类似的事情在NBA常有发生,最严重的一次发生在2010年的12月初,当时,魔术远征底特律,结果,几乎整支球队都被酒店的食物“拿下”了,霍华德、尼尔森、皮特鲁斯和雷迪克都无法出战比赛,霍华德和皮特鲁斯的症状最为严重,甚至提前回到了奥兰多。在随后与雄鹿的比赛里,魔术只剩下8个人可用。

  来自中国的姚明本来就对美国的食物不适应,客场征战再赶上一个不地道的酒店,就更容易中招了。在姚明的NBA生涯中,他一共三次在客场吃坏了肚子。不过,和其他人因为闹肚子而表现不佳不同,每一次忍着腹痛上场的姚明都能贡献不错的表现。第一场是姚明的第二个NBA赛季,在亚特兰大,结果,姚明奋战三加时,拿下了职业生涯最高的41分;另一场是2007年在洛杉矶对阵快艇,姚明再一次忍痛砍下了35分。第三次则是2009年对阵灰熊,比赛中先后三次跑去厕所解决问题的他依旧贡献了20分9个篮板的数据。事后,姚明曾自嘲地解释道:“估计是我闹肚子闹得腿软了,跟着手也软了,反而更容易投进球了。”

  对于终日在各地酒店过夜的NBA球员来说,客场的酒店除了容易伤神、伤身之外,还是一个容易伤心的地方,因为,很多高层都喜欢选在球队出征客场的时候宣布交易,这样可以避开大批记者的盘问,省去不必要的麻烦。而此时,酒店就成为了队友之间相互道别的场所。

  2008年的11月3日,活塞客场挑战山猫,全队下榻希尔顿大酒店。当天早上,昌西·比卢普斯并没有去参加全队的训练。他的老战友汉密尔顿和普林斯似乎已经觉察到了什么,球队训练结束后,两个人迅速返回了酒店,径直走向比卢普斯的房间,敲门,进屋,然后听到比卢普斯平静地说:“我要离开你们了。”汉密尔顿万万没有想到,当年一起为球队夺冠立下汗马功劳的战友会被交易,泪水从他眼里滑落,普林斯和比卢普斯也难以抑制住情绪。后来,汉密尔顿回忆道:“在那个房间里,我们都无法再控制住情绪。”而在后来掘金为比卢普斯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他略显激动地说道,“我不会忘记我在底特律度过的六个赛季,我也不会忘记,我和我的两位兄弟在酒店一起度过的那最后的两三个小时。”

  类似的事情还曾经发生在纳什和贝尔这对好兄弟之间,2008年12月,当时太阳正远赴洛杉矶,客场挑战湖人。全队下榻凯悦大酒店。每次客场比赛,纳什总喜欢在酒店里午睡片刻,以便更好地迎接比赛的到来。这次也不例外,但这一次,当纳什睡醒,准备登大巴去比赛时,他却收到了贝尔发来的一条短信,就一句话:真是一笔残酷的交易。纳什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到球队抵达客场之后,他才发现,贝尔根本不在阵中,他当时已经飞回了尼克斯国际机场。只是,他不想打搅纳什午睡,才只给他发去了这么一条短信。后来在接受《亚利桑那共和报》的采访时,纳什直言:“我很难受,很难受!拉加是我(在太阳)最好的兄弟,是我的死党,我知道在尼克斯每个人都很喜欢他。我都不知道怎样打电话安慰他,那条短信我反复看了几遍,我不敢相信。”广东电视台专访探迹科技谈科创型人才培养和挖掘香港最快报码开奖室